“粉丝应援”的理性与疯狂:“饭圈”是怎样的存在?风情万种野玫瑰快播proessentials
娱乐
燃文小说网
燃文小说网
2018-01-14 16:24

为“爱豆”新片锁

  为“爱豆”新片锁场、新剧刷流量,一股无形的力量正“暗流涌动”… …

  “粉丝应援”背后的理性与疯狂

  由赵丽颖、林更新主演的《楚乔传》播放量突破428亿次,被质疑背后有粉丝刷量行为;中超要为TFboys组合演唱会比赛延期;杨洋主演的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陷粉丝“锁场风波”……

  影院“锁场”,见诸报端后,数量庞大、能量巨大的粉丝应援团逐渐浮出水面。

“粉丝应援”的理性与疯狂:“饭圈”是怎样的存在?风情万种野玫瑰快播

  其实,乐果iphone5,锁场只是这一群体集体活动的冰山一角。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粉丝们为守护“爱豆”人气而活跃于线上线下。各大机场、影院、贴吧、QQ群,到处有他们的身影;勤劳地刷剧、观影、刷微博,成了他们的日常,没有任何经济回报,甚至还要自掏腰包花费不菲。而这一切,仅仅是出于他们对“爱豆”疯狂的爱。

  在日韩粉丝应援文化影响之下成长起来的粉丝群体,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的应援群体,背后是怎样的理性与疯狂?

  《工人日报》记者为你揭秘银幕“小鲜肉”霸屏时代的粉丝群体。

  “在爱豆旁边,感觉比中500万还幸福”

  粉丝群体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追星族”已是老掉牙的称谓。如今,他们叫“饭”,某明星的粉丝,叫“某饭”,他们组成的圈子叫“饭圈”。而偶像,则被称为“爱豆”(“偶像”英文idol一词的谐音)。

  20岁的李维馨,是某当红组合的粉丝。按饭圈的分工,她的角色是一名“前线饭”,即追星到现场的粉丝。从高中开始已有了5年跟拍经历的她,赶上爱豆活动还是会不远万里的赶到现场,找好位置,架上单反捕捉爱豆的一举一动。“去年我跑遍了厦门、上海等10个城市,爱豆在哪,我就跟到哪。”2015年6月,爱豆首次海外公演,为此她特意跑了一趟韩国。

  “前线饭”往往掌握着爱豆的身份信息,哈艮地,以便快速查到其乘坐的航班、下榻的酒店。一般情况下,若爱豆出行,她会选择“跟机”——即跟爱豆买同一趟航班。为得到自己爱豆的身份信息,李维馨花了近1000元,但她觉得值。“有一次赶巧了,座位正好在爱豆旁边,感觉比中500万还幸福!”

  并非所有的“前线饭”都这么幸运,她说,“就像在抢春运火车票,卡林顿事件,爱豆一旦确认购票,1分钟内该航班的所有座次全会被粉丝抢空。”

  追星路漫漫,唯一让她苦恼的是开销。这些年仅机票,她花了近8万元。家境不算富裕,钱是她从上学每月1200元的生活费中抠出来的。不过,她也早已养成了“抠”的习惯,在韩国时,跟三个同伴挤在一个不到8平方米的小屋,跟拍时一天只吃一块面包。

  她告诉记者,爱豆过生日时,有的粉丝动辄送价值数万元的礼物。但她对爱豆的“爱”一点也不比他们少。“每次活动,我都力求到现场。”这是她的方式。

  多年的跟拍经历,让李维馨吃了不少苦头。为躲避保安驱赶,她曾经躲在草丛中四五个小时,被蚊虫肆意叮咬;为获取较好拍摄角度,她曾爬上两米高的围栏上,价值过万元的长焦镜头不慎跌落,当场跌碎;有一次同伴为了抓拍深山里拍戏的偶像,爬上半山腰,脚下一滑险些坠落悬崖。

  作为“前线饭”的职责,她拍摄的照片要发到应援站里,质量好的照片,会有专门的粉丝加工成爱豆的相册,以供更多粉丝欣赏。

  其实,每个明星都有自己的应援站,区别于经纪公司组织的官方的应援团体,欢天喜地猪八戒,这些站都是由粉丝们自发组成的。以TFboys组合成员王俊凯为例,他的粉丝接近3000余万,仅40万粉丝的应援站就有20余座。

  “藏龙卧虎”的应援站

  6月末的一天,教室里老师在划重点,同学们在做笔记,而张文玲正忙于翻看手机,专注于一个App上的投票活动。她是一名大学生,同时也是某当红明星应援站里的一名“屏幕饭”——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为爱豆刷流量,拉人气,做宣传。这天是一项为爱豆“打榜”活动的第一天,她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顶爱豆在榜上的排名。

  电脑屏幕上有一串密密麻麻的数字、字母,张文玲娴熟地将账号、密码复制到App的登录页面,进入打榜界面,为爱豆投票。

  与此同时,一个名为“xx活动打役组”的QQ群里面发布了一张数据表,上面有实时统计的有关爱豆投票结果。这是专门为爱豆打榜的群。“群里的人都是自愿领号、自愿参加的,大家都很尽力。”最多一次,张文玲自己一个人刷了1000多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