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作文考试需要标准答案吗百里挑一李玉婵傲慢与偏见之请叫我大姐大
影视
燃文小说网
大伙看小说网
2017-09-26 05:27

本着帮助学生更好了解时代、更新表达能力的原则,近年高考模拟试卷包括高考语文题,聊城一中官网,开始逐渐淘汰老一辈作家的经典文章,选择一些新作者写作的、在媒体上流行的文章进入模拟试卷或考卷。 这样的做法本意是好的。采用一些新作者、新媒体上的流行文章,有助于

本着帮助学生更好了解时代、更新表达能力的原则,近年高考模拟试卷包括高考语文题,开始逐渐淘汰老一辈作家的经典文章,选择一些新作者写作的、在媒体上流行的文章进入模拟试卷或考卷。


这样的做法本意是好的。采用一些新作者、新媒体上的流行文章,有助于让学生的思维更贴近于当下,在语言组织与表达上更鲜活。可这样一来给学生制造了一个难题,那就是面对新状况,曾经熟悉的“标准答案”不见了。


老舍、鲁迅、朱自清……当他们的文章进入试卷,学生在做阅读理解的时候,是比较容易掌握“标准答案”的,那是因为,经过长时间的积淀,这些前辈作家的写作价值、作品的文学含义、以及对历史与社会的影响等等,都已经基本固定。老师与学生也已经达成了高度的默契,学生在对这些前辈作家的作品进行阅读理解时,十有八九能够揣摩正确,这对于学生拿分很有帮助。


但在新作者大面积进入模拟试卷之后,大家发现以前能够实现共识的“标准答案”,没那么容易达成一致意见了。这对整个语文教育体系,都是一个冲击。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出卷老师的阅读理解能力,他选择一篇文章进入试卷的标准是什么?他给出的“标准答案”是什么?如果出卷老师都不能够准确地给出精准的理解与标准的答案,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附中,那么接下来各地的语文教师与学生就会一头雾水,未免就会出现驴头不对马嘴的状况。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几年前发生的:一张试卷上出现了这样一个考题,“文中蓝色窗帘表达了作者的什么心情?”,学生们哪里知道作者的意图,只好乱答一气,甚至从所谓“性格心理学”那里寻找答案,德化憨,把诸如“开阔”、“深远”、“冷静”、“平稳”等诸多词汇加进了答案中去。扩展开来,把“蓝色”与“心情”相结合,恐怕有上百种理解,每种理解都能找到理由,水岛津实蓝衣电车女,那岂不是学生的回答只要搭边,就要给打对号?可是阅卷老师在判题时,往往会只按照“标准答案”给的几个选项来打分。


出题与阅卷老师不是作者肚子里的蛔虫,哪儿知道作者是怎么想的?于是当“蓝色窗帘”的作者亲自站出来作答时,82年萧芳芳,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出现了,作者压根什么心情都没有,他只是看到了窗帘就是蓝色的。


看见窗帘是蓝色的,就说它是蓝色的,是直观表达,也是符合逻辑的表达,这可以当作“标准答案”。除此之外,其它都不算标准答案。可万一作者忘记了写这句话时的状况,oa.jinluo.cn,或者不太确定当时的心情时,“标准答案”便烟消云散,学生们也就走进了语文的茫茫大雾中,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了。


前不久,我的一篇名为《麦浪》的文章,入选了北京某区的高三模拟试卷,其中有一题是让学生针对文章,从四个答案选项中选处哪一个是最恰当的形容,也就是说,哪个选项最接近于作者内心最强烈想要表达的主题。四个选项我都看了,看完之后觉得都对,都符合我写作时的心境,都算是“标准答案”,可如果评分标准中只给出了一个选项,那么选另外三个选项的学生,宇智波龙传,岂不是糟糕了?莫名其妙地就把分丢了,还会把账算到作者头上。这个锅作者不想背。


世界上最难的事,莫过于试图想钻到一个人的心里,去掌握他的所思所想。同样道理,费列罗天使,语文考试最难的事,莫过于给学生四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让学生选一个正确的出来。中国语言与文字最鲜明的特征之一是语意的丰富性,不管是口头语言还是书面语言,背后都藏着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在不同情境之下,同一个词的指向会五花八门,吕蒙正不受镜,最经典的例子是:老外参加汉语考试,对“意思”一词进行解释——某人给领导送红包。领导:这是什么意思?某人:没意思,意思意思。领导: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某人:小意思,小意思。领导:你真有意思。某人:其实没别的意思。领导:那我就不好意思了……一个词都能够让老外交白卷回国,何况让读者去猜测作者的所思所想。